位置:首页 > 科学教育 >

陌生交友 App 深度体验:有趣的灵魂不多,性骚扰不少

作者:四川新闻 | 发布时间:2018-12-17 12

本文作者为了揭开陌生社交圈神秘面纱,选择了一些陌生社交 app,体验后并给大家划出了重点。

现代人谁没有点病?

近年围绕「社交」「病」越来越多,人们「病」得越来越离奇,社交疲惫症、社交恐惧症、社交形象焦虑症……

不见面交友,不看脸,人们社交压力是否就轻一点?以至于头套纸袋闪电约会开始流行起来。

除了头套纸袋,隔着网络也行。

陌生社交 app 号称「划来划去」就能交到朋友,AI 能根据你灵魂为你找到 soulmate,这些听起来神奇社交 app 到底有什么魅力?要怎么玩才能交到朋友?

为了揭开陌生社交圈神秘面纱,我选择了一些陌生社交 app,体验后大家划出重点。

在陌生社交上,怎样能「扩列」?

扩列,网络社交暗语,即扩充好友列表。有再丰富多彩、「奇形怪状」功能,陌生社交 app 还是要让用户能交到朋友。

不同社交 app,交友方式不同,社交魅力点也不同。以下是我探索后,为想要成功「扩列」朋友,划出社交重点。

1. 好看脸,好听声音

对于陌陌、探探来说,上传照片非常重要,app「提倡」使用清晰真人照片以提升「配对率」。这些 app 中最看脸、最直奔「扩列」去就是探探了吧。

交友第一步就是看照片,app 为用户提供条件适合「潜在好友」照片,「左划」表示不喜欢,「右划」表示喜欢,双方同时喜欢则成功配对,可以进行对话。

虽以异性交友为卖点,探探实际上可以设置「显示」照片性别,男生、女生或不限,即也可以看同性照片进行交友。

这种纯看脸交友方式,在找到合眼缘好友之前,你可能要欣赏上百款「迷之」自拍,因此好看、突出照片就显得非常重要。

陌陌是功能最丰富,基本集合了所有娱乐玩法。除了看脸「左划右划」外,用户还可以发动态,进入语音聊天室(相亲、狼人杀等)、直播、玩小游戏……

参与这些丰富玩法,除了脸以外,语音也是重要「社交」辨识。

通过探探首页「狼人圈」,我随便点进了一个语音房间。

我新疆人,23 岁,身高 160,体重 45 公斤,至于三围?年纪轻轻就拥有一个巨大飞机场,择偶条件就是要疼我……

听到这段语音,吓得我差点把手机摔出去。app 交互画面有点「土味」,聊天成员唇枪舌战,听下去才醒觉是误入了语音版《非诚勿扰》。

相亲由「房主」主持,按照《非常勿扰》流程,「嘉宾」用语音报身高、体重、年龄、三围(真有人报)和择偶条件,进行对话后「灭灯」。狼人杀玩法同理,玩家全程声音「出镜」。

因此除了选一张好照片外,声音好听,语言组织能力强,说话有逻辑,也能让你在社交玩法中收获喜爱,更多用户会「关注」你,与你交流。

2. 有趣灵魂

与探探、陌陌「看脸」半小时就能划到 几十个好友相比,Soul、一罐卖点则是「不露脸」慢社交,「内涵」、「有趣」才是吸引点。

Soul 只能设置 app 提供虚拟头像,一罐不能设置头像,别人也不能浏览你个人主页,查看你个人资料。

文艺式交友代表 Soul ,用户注册后需要进行心理测试,这个测试结果决定了你「灵魂」类型和你能交到好友「类型」。

根据测试结果,我被分到了「思想家星球」,运营小姐姐分到「忧郁骑士星球」。待在自己星球上,只能等待小机器人为你匹配适合好友了。

在 Soul 里, 系统匹配即「扩列」,对方会出现在你聊天列表中,双方可随时对话。你能聊、有趣,就能吸引匹配好友与你一直交流。

随着双方聊天增加,「亲密度」变高,会点亮聊天框上 soulmate 字母,字母全部点亮即可开通 soulmate 专属空间。

而传闻中为社恐(社交恐惧症)定制一罐 app,则更看中你输出内容。

进入 app 主页即可看到「罐海」们(即话题频道),如:沙雕之海、出柜之海、咆哮之海等,频道设置非常年轻化,部分非常小众。

选择进入频道,需回答两个问题(算是测试?)如:进入「脆皮鸭」(耽美文学)频道:

你喜欢「脆皮鹅」文学吗?(是/否)

你想做点什么呢?(把「脆皮鸭」读后感装进罐头里/看看同样热爱「脆皮鸭」人)

完成这两道选择题后,即可进入「脆皮鸭之海」,浏览别人留罐(即内容),也可自己发罐。

因为没有个人昵称,评价、发罐、私聊,都要起一个新罐名。这就非常考验智慧了,有趣、特别罐名会获得更多留言和「喜欢」,也更可能吸引别人私聊你,从而发生对话。

社恐一罐只能私聊不能加好友,但控制不了用户交流后到其他社交平台「扩列」。

快社交还是慢社交?看脸还是等灵魂相认?

如果把看脸「左划右划」后直奔交友主题去探探定义为「快社交」,那通过系统匹配,然后慢慢聊,慢慢积累亲密度 Soul 则可以定义为「慢社交」。

「看脸」是肤浅还是直接有效?注重内涵是「有趣」还是「低效」?这两种社交方式哪种更受青睐?

为了获得更多社交「经验」,我采访了一些陌生社交用户。

一个自称「被粉碎了粉红色宝玉」男生,抱着好奇心态去探探「踢馆」,结果有点失望。

资深单身狗,常年失恋他并没有通过「看脸」快速脱单,因而深刻地怀疑着陌生社交真实性:

这款 app 其实我觉得挺假,里面有一堆美女,但可能只是商家 post 出来吸引人,其实都是空账号。

也有男生喜欢文艺「慢社交」,来自运营小姐姐那个星球 Nancy ,经朋友力荐后开始玩 Soul,他最喜欢星球设计和点亮功能。

虽然已在上面交到朋友,Nancy 还是表示交友 app 难以持续玩,毕竟会耗费不少精力和时间,但卸载还是不会卸载,无聊空虚寂寞冷时候,可以上线打发一下时间。

A,一位现实生活中有点社恐女生,因想认识生活圈以外人开始玩陌生人社交。快社交和慢社交,她都曾经体验过。

A 认为探探上人「想约」性非常明显。,相比之下,她对 Soul 评价则犀利中带着一点浪漫:

无论什么年纪什么样经济背景,都会有些人喜欢无痛呻吟;原来那么多人渴望爱情,却又不敢主动触碰。

与 Nancy 不同,A 认为通过聊天数量逐步点亮对话框 soulmate 字母,只能在前期刺激聊天欲望,但慢慢就会为了点亮而点亮,心态变得不纯粹。

对于她来说,探探只是深夜失眠时消遣,而 Soul 能给她带来朋友。不过即使玩了陌生社交,她还是更喜欢现实中朋友,陌生社交能消遣,却不能满足她社交需求。

▲ 陌生人应用规模. 图片来自:《2016-2017 中国陌生人社交行业研究报告》

根据艾媒《2016-2017 中国陌生人社交行业研究报告》,2016 Q4 中国陌生人社交应用用户规模达 4.88 亿人,但可见增势正在放缓,陌生人社交应用市场竞争将会越来越激烈。

从「社交」、「扩列」来看,两者各有不足,「快社交」可能匆忙、粗糙,看脸之下存在假象。而「慢社交」虽从心理性格、兴趣爱好出发,但用户要花费不少精力和时间进行交流,未必适合生活节奏快人,难以满足他们即时社交需求。

▲陌陌娱乐功能.

泛娱乐化成功陌陌活跃用户头部优势明显,但后来者「慢社交」一罐、 Soul 也正在突出重围。部分受访用户表示两种社交正同时进行,满足不同社交需要。未来是泛娱乐化陌陌还是保持神秘慢社交 app 能胜利,还真不好说。

玩陌生社交容易被性骚扰吗?在体验这些陌生社交 app 过程中有被性骚扰吗?

如果你问这个问题,答案是:是,有!

在陌陌注册后,我授权定位并上传了一张挡脸照片当头像。接下来,不进行任何操作,保持在线状态,一会儿就收到了性骚扰消息。

连脸都没有看到,只知道性别和位置信息,这位仁兄怎么确定要「交易」?万一我这边是只宠物趴着打字呢?

虽然 app 提醒,如果对方消息过于骚扰可拉黑。但我疑惑,既然有拉黑、举报等功能,为什么这个账号还能在平台上活跃?难道我刚注册就碰上一个初次犯案「色魔」?

在使用举报功能后,我马上收到了平台回复。举报处理仅仅是禁止该用户部分功能 24 小时,也就是说,明天这个点,色魔又能出来蹦跶了。

相比之下,虽然探探也是以异性交友为基础,匹配对象聊天,但因为要通过「左划右划」互相「喜欢」后才能对话,反而没有在注册后收到骚扰消息。

看起来很佛系、很不社交一罐,其实也有骚扰存在。根据 @一罐产品经理,他们处理性骚扰用户,最终一共拉黑了 2% 男性用户。

▲ 一罐处理性骚扰账号. 图片来自:@一罐产品经理

虽然社交 app 注册时需要填年龄,但这毕竟不是要求提供身份证信息,未成年人大可虚报年龄。难以想象,未成年人打开这些应用,收到无数条「美女你几钱?」,间或收到黄图,会产生多恶劣影响。

虽然陌生社交确实能满足部分社交需求,但作为互联网产品,陌生人社交上也存在诈骗、骚扰和信息泄漏风险。

▲ 2017 年,跨国「情圣」集团 11 人被捕. 图片来自:hk.on.cc

今年 4 月,深圳光明警方打掉一个网络交友诈骗团伙,该团伙专门用「美女头像」针对男性用户进行诈骗。警方拘留处罚了 18 名涉案嫌疑人, 缴获 100 余本「交友剧本」。这编剧团队和创作产出,堪比网红手游《恋与制作人》了。

▲ 《芬兰人噩梦》在网络走红. 图片来自:豆瓣

如果你厌倦了熟人社交或身患「社恐」,可以到陌生社交平台试一试,但陌生社交同样是社交,与现实世界一样充满了光怪陆离。不会因为隔着屏幕,加了滤镜,就美好很多。一定程度上,「有遮掩」陌生社交让变态们有恃无恐。

▲ 精神上芬兰人. 图片来自:微博

陌生人应用既是一种新社交方式,也是可供人们选择社交自由。

《文化苦旅》里说:

孤独不是一种脾性,而是一种无奈。

即使多了陌生社交种种方式可选择,人们也未必能找到最适合自己。如果社交 app 上也没有你「同类」,那只能遗憾科技也未能打败孤独。

 

作者:潘劲虹

来源:公众号:AppSo(ID:appsolution)

本文来源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@爱范儿,作者@潘劲虹

题图来自 Pixabay,基于 CC0 协议